越左

只是一个普通酷哥

【周叶】犬


  犬奴周×主叶
  作者x描写苦手,所以车速不快,基本为零(
  意图上始终:精神需求>x需求
  OOC,架空现代,私设多,幼儿园文笔
  有不适请及时避雷,祝阅读愉快
    
  
    
 
 

   
  01.

  
  已经晚上九点了。
 
  周泽楷下班回到家,在玄关脱下鞋,锁上门。拎着公文包走到客厅,发现叶修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放缓脚步,尽量悄无声息地走近沙发,呼吸却克制不住地逐渐加快。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目光灼热地注视着叶修。眼神中努力克制着从未改变的,甚至快要满溢而出的热切仰慕和渴求。但他把自己控制得很好,只是这么安静地看了一会儿,便从一旁扯过毛毯,蹲下身来,轻轻盖在叶修身上,小心翼翼,温柔至极。
 
  公文包丢回房间,他站在浴室镜子前一件一件缓慢地脱掉衣服,然后打开了淋浴花洒,把水量拧到最大,水流冰雹似的砸落到背上。他手上抓着肥皂,一点一点,从头到脚,努力地把自己搓洗干净。关上水阀时,想了想又觉得还有些不妥,伸手调高了水温,让滚烫的水再度淋下来,没过多久,浴室里热气蒸腾。
 
  确保自己足够干净且温暖后,周泽楷走回沙发前,在叶修脚边躺下,垂下头。他的双手近乎虔诚地捧过叶修冰凉的脚,然后轻柔地,贴在自己温热的脸颊上。他感受到叶修的体温和气息,熟悉的安全满足感渐渐包裹住他。他仰头看了看叶修熟睡的脸,再安然地合上眼睛,蜷缩起身体,似乎准备要做一个美好的梦。

     
  
  02.
  
  
  周泽楷和叶修的故事始于一个寒风瑟瑟的午后。
  
  天气突然转冷,稀薄的冷空气卷着强降雨席卷了整个城市。叶修裹着不怎么厚实的大衣,站在便利店门口的屋檐下,和众多没有带伞的人挤在一起避雨。他咬着一支烟,神色懒洋洋,与周围嘈杂着抱怨的人群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周泽楷也没带伞,手上提着一盒在便利店买的快餐,都是些卖相和味道都不怎么样的菜色,可忙忙碌碌的上班族没有别的选择。大概回到家时,炒时蔬上浮着的油层就已经凝固,结成恶心的块状体。
 
  周泽楷的心脏也凝结成了恶心的块状体。
 
  他低垂着脑袋,把脸埋到毛衣领子里,修剪整齐的手指甲开始无意识地勾弄着塑料盒的边沿。眼睛却是在悄悄往一边瞥着,佯装打量着溅到路边的水花。
 
  他注意到叶修的鞋被打湿了。
 
  一双路边随意可以买到的帆布鞋,灰色,拙劣的名牌仿制款,里面穿着黑色袜子。现在沾着不知从哪踩到的泥污,暗褐色的一块,被雨水一层一层的浸染开来,周泽楷看得直发楞,竟觉得那些纹路莫名带着些水墨丹青的风骨,透露出一股清高的气度来。

  当然这些都只是出于周泽楷一时混沌的想象,自然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在旁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双湿透了的,毫不起眼的鞋而已。但于他而言,叶修的一切都是神秘的,无法言说的,也许这就是叶修的所谓的魅力,就连叶修的鞋子都有着具有叶修独特风格的吸引力,专门针对于引诱周泽楷的吸引力。
 
  雨势渐小,但仍淅淅沥沥地落着,周泽楷忍不住悄悄转过身面对着叶修,但仍低垂着头,盯着叶修的鞋尖。叶修也注意到他,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儿,掐了烟,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不是小周嘛,真巧,老冯常跟我提起你。我是叶修,比你早几年进R企,算是你的前辈吧。 ”
 
  真巧,他在心里默默回道,脸上却露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微笑。
 
  
 
  03.
 
 
  周泽楷告白时,叶修没有拒绝。
 
  由于公司的业务往来,再加上一些周泽楷不为人知的隐蔽小手段,两人一来二去的也渐渐熟络起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叶修似乎也习惯了几乎形影不离的周泽楷。吃饭时对面的座位有人坐着,下雨时头上的伞有人撑着,在办公室熬夜加班时发现会有人会把浓茶换成热牛奶,在回家的地铁里睡着醒来后会发现身上披着款式熟悉的外套。
 
  所以当周泽楷向叶修告白时,叶修也没感觉有多意外。
 
  实际上,他还挺喜欢这个可爱的后辈。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了一点,但一双眼睛温和而单纯,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所有的星辰都散落在他眼里。
 
  所以叶修坦然地接受了他的告白,看着他欣喜意外的样子,感觉心里也是春暖花开。
 
  上班工作,下班约会,今天电影院,明天咖啡馆,叶修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大概也许都是爱情的通病,两个人整天在黏一起也不会感觉腻烦。甚至只要一分开就会感觉不适,脑海中会出现年轻人有些腼腆的笑脸,虽然那个人就在楼上的另一间办公室里,待会儿就会一起去吃午饭,但是就是克制不住自己去想他,半个小时后文档依旧一片空白。
 
  叶修伸了个懒腰,苦笑着从办公椅里站起来,爱情就是这么恼人的东西。
 
  周泽楷已经在公司大堂等他了,看到他从电梯上下来时满脸的雀跃,眼睛闪亮亮地盯着他,手上还紧紧攥着两张新开业西餐厅的优惠招待券。叶修一看到周泽楷这副模样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走过去像给小狗顺毛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迷离朦胧的暖色灯光配舒缓的音乐,红酒配小羊排,羞涩的周泽楷配懒洋洋的叶修。
 
  本来这是一顿相当不错很有情调的晚餐,但周泽楷没有想到,叶修的酒量真的那么差。公司的苏前辈说过自己的爱慕之人是个一杯倒,但他惊讶地看着只喝了半杯红酒的叶修已经迷迷糊糊地半趴在桌上,嘴里叽叽咕咕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周泽楷不能保证自己没有半点不轨之心,但出于无奈,也只能把叶修领回了自己的出租屋里。好巧不巧,公寓楼的电梯坏了,周泽楷住十四楼,幸好也经常健身房报道,还是相对轻松地把脚步虚浮的弱鸡叶修架上了楼。
  
  叶修打着酒嗝,眼神涣散,倚在玄关的鞋柜上喘气,头发一绺一绺地黏在汗湿的额头上,眼睫毛湿漉漉的。
  
  周泽楷看着他,心底咕嘟咕嘟地煮开了。但他只是蹲在叶修身旁,静静地看着叶修,甚至动都不敢动。犹豫了许久,他扯了扯叶修的袖子。
 
  “ 前辈,” 他哑着嗓子唤道。
   
  “ 小周?” 叶修显然还有些迷糊,“ 我们……这是在哪儿?”
  
  “ 我家,” 周泽楷回答道,他的头低下来,没看着叶修的脸,却悄悄地瞥着叶修扶着鞋柜的那只白皙的手掌。“ 前辈把外套披上,会着凉。”
 
  “ 小周啊,我们都什么关系了,怎么……还老是叫我前辈?”叶修眯着眼睛冲他笑笑。
 
  “ ……叶修。” 周泽楷依旧垂着头,目光却不知道看向何处了。
 
  “ 小周,扶我起来。” 叶修也是被那半杯红酒灌得头晕目眩,漂亮的手指揉着太阳穴,“ 介意……今晚把沙发借我睡吗?”
 
  “ 前…叶修睡我的床。”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扶起叶修,隔着布料感受到皮肤柔软的触感,心里荡起一阵波澜,“ 我去睡沙发。”
 
  “ 这怎么行?小周你……” 叶修站了起来,酒劲上涌,差点又没跌下去,被周泽楷一把用力地扶住,总算是站稳了。周泽楷却立刻慌乱地松开手,眼神浸透着愧疚:“ 叶修,对,对不起,我…有没有弄痛你?”
  
  “ 怎么会,谢谢小周了。” 叶修看他那期期艾艾的样子,心都快化成一滩水,低低的笑了一声,凑到周泽楷的耳边,“ 今晚,要不要一起睡?”
   
  周泽楷瞬间涨了个大红脸。
 
  后来发生了什么叶修也记得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周泽楷面对面地躺着床上,他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被子轻柔暖和。
 
  醒来的时候,叶修发现只有自己躺在床上,想着也许周泽楷已经起床了,便无奈地坐起身来,伸脚打算走下床出去看看。
 
  落脚是不同于地板的触感。
 
  柔软而温暖的皮肤,线条漂亮的肌肉,连着坚实的背脊。
 
  叶修瞪大眼睛。
 
  周泽楷蜷缩在床边,裸着上身,身下垫着一条毛毯,双眼紧闭。
  
    
  TBC.
 


  犹豫了挺久还是发了,也许可能会继续写吧,高三了下周就上课了
  知道大家都比较喜欢看小甜饼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写了这个玩意,对不起啊…
  感觉现在写不出自己想要表达的,果然还需要继续努力
  本来写得自己挺压抑的,但今天勾搭到了一个可爱的同好学妹,突然又有了动力(x)
 

评论(1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