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左

只是一个普通酷哥

(夏蝉番外 喻叶篇)风 『下』

注:前文为『夏蝉』,黄叶向he已完结。

         本篇cp为喻叶,大四学生喻×教授叶
  
   
  
  
   
   

      
   
  叶修腕上的那块老款西铁城咔咔地走着,自顾自儿地抖着那根细细的小秒针,也不管两人间那种尴尬微妙的气氛。每转一下,就“咔——”的一声,再转一下,又“咔——”一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气氛已经随着窗外夜色逐渐凝结,沉淀下去。
 
  尴尬吗?说句实在话是挺尴尬的。叶修一直很欣赏喻文州这样一个稳重懂事的年轻人,却万万没有料想到这样一个聪明绝顶的家伙会把自己约到咖啡馆这么俗的地方正儿八经地讨论夭折的爱情。
  
  咖啡喝着喝着,酒就端了上来。瓶子上是让大学者叶修都束手无策完全看不懂的洋文。
  
  叶修有点绝望了。导致原因一个是喻文州,还有一个是喻文州身后的禁烟标示。
 
  其实两人的初遇是没有现在这样尴尬的。隐隐约约回想起来,似乎还挺美好。
 
  毕竟都是过往美好的青春岁月。
  
  具体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天气很冷,冷得坐在办公室窗边的叶修牙齿打颤,咯咯咯咯敲个不停。寒风吹过的触感欺骗性很大,简直如春风般温柔,就这么轻轻和和地,刮起皮肤上一片鸡皮疙瘩。
  
年久失修的窗框锈得厉害,无论怎样拉扯依旧牢牢地钉在原处,随着猛烈的摇晃发出凄厉的声响,压根儿就是合不拢。这种宁死不屈的精神让叶修敬佩至极,无可奈何享受着缝隙处强行灌入的冷风带来的刺骨快意。一旁的魏琛颤抖着裹紧了大棉衣,搂紧了怀里的热水壶,颤颤巍巍的开口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啊那个——寒......”

推门而入的喻文州——当时还是个正处于青葱年华大好春光的十八岁花季大一生,望着两个瑟瑟发抖的老前辈,从口袋里掏出一卷胶带把透风的地方粘了个严实。在钦佩感激的目光中浅浅地笑了一下,抱起了魏琛刚刚从文印室领回来的教案,顶着环绕四周的圣母光辉,在扑棱着小翅膀满口高唱哈利路亚哈利路亚的小天使陪伴下出了门。
  
  简直太伟大!多么美好善良的同学!当年的叶修近乎感动到热泪盈眶。
 
  叶修只想嘲笑自己当年的天真。
    
  要喝就喝吧。
  
  其实喻文州是个挺理想的交往对象,对吧?前提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黄少天。咖啡因有着麻痹神经的功效,但半杯酒下去,叶修感觉大脑十分困倦,昏昏沌沌的。他向喻文州咧开嘴笑笑,但要睁开眼皮感觉很难。
  
  “时间”是生命中一个根本性的命题,涉及物理学、宗教学、哲学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领域。现在叶修对于这个伟大的学说唯一的确切感受,只有腕上的薄表盘在一下一下地震动——“咔——咔”。
 
  那是唯一阻止他陷入沉眠的力量。
 
  叶修从来都把一切看得很轻,很轻很轻。名利金钱,他想要便有,学术方面同时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天赋,按理说,按理说这样的人生应该足够圆满了吧?——更何况他已经有了黄少天。叶修大脑内出现了恋人那张生机勃勃活力爆表的笑脸,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嘴角。然后,他们的家,他们的小狗,他们的牙刷和剃须刀,他们的大卧室,他们的被子和枕头……叶修眯着眼睛,满脸的心满意足。
  
  那是他在完成论文最后一次修改时才会露出的笑容。
 
  喻文州的手指顺着风穿过叶修的头发,夜幕下一片寂静。
 
  叶秋正在赶来的途中,刚才喻文州已经打了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他这个不靠谱的笨蛋哥哥。结了账,把叶修从沙发上扶了起来,一路走到门口,马路边,灯影阑珊,吸进肺里的是疾驰而过车辆排放出的尾气。
 
  我喜欢的人会是什么样的?这是十八岁喻文州在纠结的问题。

  我喜欢的人怎么会是这样的?这是二十二岁喻文州在苦恼的问题。

  谁都会有那种意气风发少年狂的美好岁月,喻文州也不会例外。考上知名的R大,即使是在女性同胞极少的生物化学系,也凭借着谦谦君子的一副好皮囊获得了远近闻名满分的异性缘。当然了,哪个女孩子能够拒绝呢?那样让人如沐春风般温和的微笑,带着迷人笑意的双眼,天哪——他在看着自己?只是这样心脏就忍不住了吧,呼吸急促到下一秒要爆炸——都说了,年轻的小姑娘们坠入爱河往往只在一瞬间。

  也不记得是哪天了,总之刚刚下过雨,空气寒冷得快要冻上的下午,玻璃窗上的水痕清晰,阳光依旧暗沉沉。南国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冬天,露台上摆着的小株桂树反季节盈盈挂着细密的黄色花朵。小小的,一簇一簇挤在一起,藏在暗绿色的叶片底,不少可怜地被雨水打落,铺得花盆里褐色湿软泥土上厚厚一层,也有的掉到了白色瓷砖地板上,漂浮在积水间,漂过去,漂过来,又漂过去...…也许,是风吧?
 
  就这样,与那个算不上漂亮也没有巨乳翘臀的叶修相遇。
  
  命中注定。
 
  他轻轻地,但又坚定地把怀里的他拥近了一点,更近一点,两人脚尖贴脚尖地站在一起。叶修有些犹豫,但没有避开,而是把手臂伸向他的后背,紧贴着自己。喻文州感觉自己的心跳刹那间踩下了刹车——停止。
     
  “再见啦,文州。”叶修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呼出来,用沙哑颤抖的声音说,“我过得很好,真的。”
  
  喻文州低下头,吻了他。
  
  夜空很晴朗,月亮是细细的一道儿,月光柔和而宁静——每个晚上都是这么柔和并且宁静,树叶被吹晚风得哗哗响。
  
  望着驶去的车辆,喻文州突然觉得,今晚的风有些冷。
     
 
  『fin.』
 

  后记:
 
  年轻貌美的新任总裁助理总喜欢偷偷看着这位温文尔雅的总裁。
 
  男人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一枝花,这位迷人的异性就处于这两个黄金时期之间。办公室的小姑娘闲暇的时间都喜欢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八卦着总裁大人的过往情史。
  
  “似乎喻总从上任开始,连女朋友都没谈过呢!”
 
  “对啊!这天底下能够迷煞喻总眼睛的女人,是不是根本就不存在?”
 
  “或许吧?可能是对学生时代的旧情人痴迷不忘?知道吗,我们喻总可是R大生物化学系有名的天才!我跟你们说……”
 
  …………
 
      喻文州站在衣橱前,纠结着是今晚的西装是穿黑色的比较好,还是铁灰色的比较好。
  
      今晚可是R大的校友聚会,他可不想迟到。
    
 
  『fin』
 
 


 
  

评论(5)

热度(26)

  1. 毛领的痴汉^_^越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