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左

只是一个普通酷哥

(夏蝉番外 双叶篇)逃离


 
注:前文为『夏蝉』,黄叶向HE已完结
          『风』,『夏蝉』喻叶向番外篇,BE已完结。
本篇为双叶向,同属于『夏蝉』番外,霸道(bu)总裁叶秋×教授叶修。

  
  
  
  
  
 
  叶秋在心底早就把叶修骂上了几千几百回。午夜电台主播的声音甜腻,一边报着路况,一边贴心提醒着各位夜间行驶的司机朋友注意安全。眼前正好碰上红灯,叶秋猛地踩下刹车,还是没忍住愤恨地拍了几下方向盘,恨不得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上面。
  恨不得甩开矜持架子马上回家年迈的父母大声抱怨,你说,你说他们当年怎么就给自己生下这么一个麻烦的哥!
  都错了!
  根本从头到尾都错了!
  叶秋不信命,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科技发达人文思想健全的现代社会,从小接受良好先进教育的叶秋一直都是无神论者,作为一个优秀仁爱乐于普度众生的企业慈善家,唯独只将各种宗教骚乱纷争都置之不理。
  可现在可怕的是他真的开始慌了,连手指尖都在抖,手指带动手掌,手掌牵扯手臂,然后蔓延上脖颈,沿着背脊一路下滑,浑身可怜兮兮紧张地颤栗着,像一只即将被开水烫熟拔去毛羽的鸡。懊恼地后悔着为什么不早一些向佛祖上几柱香,吃饭前按时问候一下耶稣老爷子,也许,现在也不至于落得这样……呃,悲凉凄惨的结果。
  然而终究都没用的,怎么会有用?烧香拜佛、虔诚祈祷不过是自欺欺人,轨道是不会因任何外界因素改变的,自他们的父母结合,两人从温暖的子宫诞生来到这世间开始,一切早就注定好了。
  一切的一切也都是无用功。
  叶秋其实都知道。
  都知道。
  最后一下,他重重地落下手,方向盘包着真皮软套,生生扛住这一击,发出被钝化得生闷的,啪的一声。闪耀的霓虹灯牌穿过暗蓝色的车窗,已然改变了之前的色彩,红不是红,绿不是绿,什么都不是。对面的街道车水马龙,喇叭声此起彼伏,闹哄哄一片。这时车内狭小的空间仿佛就是最后一片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净土,安静得只剩下沉稳的呼吸声
  叶修坐在副驾驶上,已经睡熟了。
  叶秋竟有些恍惚。
  他不敢去看叶修。
  看都不敢看。
  只要看一眼,估计就会再陷进去吧?叶秋不敢冒这个风险。叶修是个梦,真实存在的梦,是困扰了他不知道多少年的梦魇。他无法抵御,无法回避,无法拒绝,无法拒绝!——只能拼命地,忍耐着,忍耐着,控制自己不去想,安守本分,保持距离,迈开腿加速奔跑——逃离叶修!拼了命努力做个好弟弟,只做一个好弟弟。这么多年,他做到了…吧?
  明明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了。
  真的出来了吗?
  可笑,明明在自欺欺人。
  叶秋是警校出身,严于律己,恪守本分,能够管好自己的四肢服从来自大脑的一切命令。
  可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大脑。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
  叶修。
  忍不住,根本忍不住。最本能的欲望直接驱使的结果,谁能受得住?没有,没有人。
  叶修。
  叶秋想起了那间开阔的房间,阳光可以从大大的落地窗透过来,铺撒满地。小时候叶秋一直很喜欢窗帘上垂下来的繁复华丽的流苏——母亲从商店精美的橱窗里一眼看中的精品,鹅黄色,又好像是金黄色?一条一条编织在一起,又柔顺地垂落下来。记得某个午后,叶修缩在窗帘下打着盹,脑袋枕着软垫,两眼微瞌,嘴里不知哼哼着点什么。叶秋就在旁边坐着,两眼呆呆地望着被空调冷气吹得晃动的流苏,一整个下午,艳阳高照到落日西垂。
  叶秋初中的时候偷偷去过学校的心理辅导室,翻阅了大量无聊枯燥的心理学书籍,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个变态。
  他对叶修的痴迷程度简直可以达到某种境界,叶修能做到的一切,比如考年级第一,比如全国竞赛获奖,他也要做到;叶修拥有的一切,比如父母老师的宠爱,比如年级女生的青睐,他也要拥有,连最基本的思维逻辑都生了锈,花的生长,雨的飘落,地球的运转,宇宙的爆炸,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被的叶修一颦一笑牵扯着,义无反顾,并且近乎是死心塌地地步入时间沉淀的深渊,一年,又一年,似乎没有尽头。
  有时叶秋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也挺好。可他又有些暗暗的不甘心,就这么被叶修死死地控制着,他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
  然而荣耀成为了其中唯一的变数。
  历史总是存在必然性,但偶然性也是不可避免的不是吗?
  叶秋努力要逃脱叶修的牢笼,他向往自由,无拘无束,然后他失败了,然后叶修却又成全了他。
  叶修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秋感觉有几分怅然。
  叶修走了。
  带走了叶秋的行李箱。
  顺便还悄悄带走了叶秋的心。
  时过境迁,十年了,叶秋磨平了自己的棱角,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控制。但当他看到那个家伙时,还是会忍不住额上青筋突起,一声暴呵:“——混蛋哥哥!”
  混蛋,可真是混蛋。
  他叶秋怎么就是喜欢上了这个混蛋呢?
  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混蛋呢?
  鬼知道,好吧,估计鬼都不知道。
  怎么办?
  坐以待毙吧。
  放弃了。
  叶秋瘫软在座椅上,刚才敲得太狠了,现在手还在疼,估计没有安全带扯着的话他真的会滑下驾驶座。眼睁睁地看着红灯——属于怪物的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扑闪了两下,然后灭掉,永远地闭上了,绿灯亮起,后面喇叭声滴滴滴滴响了一片。
  他鬼使神差地想去吻叶修。
  于是四肢坚决地执行大脑的命令。
  他向叶修凑去,凑过去,怎么会被牵扯着了?可恶——安全带!可恶,在黑暗中他伸长手,恼怒地扯开,扯开,咔的一声脆响,甩至一边,撞上窗玻璃了吗?怎么——
  他吻了上去。
  那一刻周遭的一切都还在躁动地喧嚣,但叶秋的心安静了下来。
  狂喜,愤怒,悲伤。
  还有莫名其妙的甘心。
  叶修没有醒,紧抿着唇皱着眉,双眼紧闭。
  叶秋起身,踩下油门。
  目的地是哪里?不知道。终点是个解不开的谜,是个无法用言语解释的秘密,扯不清,道不明。毕竟从一开始都错了,也不会在意接下来的错误如何发展,反正终究都是错的,又何必考虑错的程度和形式呢?叶秋不期盼未来,也不奢望未来,已经没有未来了,他们的终焉是个悲剧,或者说,他的终焉,没有叶修,仅仅是叶秋的终焉,他的结局——注定是个悲剧。
  其实根本就没有终点,此时,此刻,一切倒退回从前,叶秋一直,并且永远,永远都会是叶修唯一的,最亲爱的,弟弟。
  『哥,我爱你。』
  多么苍白可笑。
  血缘是他们之间最为紧密的牵绊,也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隔阂,叶秋,从来都只能是叶修的弟弟。
  永远都是,所以,不存在终点。
  那就这样让我陪你走下去吧,无论你身边的人是谁,都无法取代我的存在。
  别抛下我好不好?好不好?让我跟着你,陪着你,别抛下我,就算你要抛下我,我也会追上去赶上你的。
  别抛下我啊,叶修。把我牢牢捆住吧。
  我不想逃,所以别赶我走。
  叶秋眼角干涩。
  电子导航仪设定好的终点,是叶修的家——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拥有很高很大落地窗的,一家人一起居住的别墅,要去的,是现在叶修居住的教师宿舍,那个,属于叶修和黄少天的家。
  夜晚是灰色的,迷茫的一片,叶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了,车该往哪开,方向盘该往哪边转,一切都是晦涩暗哑的灰色,只有身畔的叶修还是鲜活的。
  只有叶修。
  车身突然剧烈地震动了几下。
  撞上了防护栏,红色,十分醒目。
  叶秋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绝望。入秋了,天气日益转凉,他关紧了车窗,脱下外套给叶修盖上,电台的主播依旧喋喋不休地在说这些什么。叶秋蹲在驾驶座上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完』
 
 
 
 
 
 
 
 
 
 
 
 
 
 
 
 
 

  
 

评论(1)

热度(25)